不可能。
我永远不可能离开纯二次。
也永远不可能接受真三次。
也许有时为了羁绊,会伪装。
再不会任由情绪的牵动主宰。
我欣赏的人,永远不包括毒唯。
无论她们出品多少震慑人心的作品。
我只吸纳文字,作为过客。
再不会建立牵系。
也许二次真的胜过现实吧。
维持不能的羁绊,必舍弃。
愿吾王青之大义永无霾。
愿文州蓝雨夏天永不散。
全职与k,我心之荣。
荣耀铭心,永无炫耀。

『所有语言,恶毒诅咒,二次信仰,我心永存
二次不复,梦想始终,曾经不再,初心不负』

二次照亮三次路,三次汗水荣二次。

不求什么,只求辉煌的他们,不受蔑语的玷污折辱,语言是最锋利剑刃,对我,他们的存在从来不是纸片。

也许你们爱的名字里有我所爱的影子,但我知道,那……不过镜花水月。

质本相异,何寻共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