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臣,我只想再见到真心微笑的你

序:你有没有见到这样一个少年?灿金的发色,阳光般的笑容。你是不是认为他很幸福?认为他很快乐?不,你错了,他是一个伤痛满身但又极为坚强的少年······

出于各种巧合,我认识了无头骑士异闻录,认识了你。

当初在乡下的你,总是笑着捉弄帝人,每天的每天,带着天真的童趣,与这个青梅竹马玩耍嬉戏,你会很自然的无视掉帝人,在他哭着回家时却明目张胆的笑着对他摆出v字型手势,你也会很努力地保护他,在他被欺负时帮他脱困,又去报复那些欺负他的人。你的童年,是幸福,快乐的。

直到有那么一天,你被迫不得不离开了熟悉的故乡,儿时的玩伴,独自一人来到了池袋这个陌生的城市。那时的你是那么孤单,没有亲人,朋友在身边,周围全部都是崭新的一切,于是你感到害怕,渴望拥有归宿···于是你开始努力的与周围人相处,终于,在你阳光,善良,仗义的本性下,越来越多的人被你吸引,心甘情愿聚在了你身边,与你结成伙伴,而你,也将那一头黑发染成了耀眼的金色,将在你身边的伙伴们聚集起来,组成了黄巾贼,你成为他们的将军。黄巾贼成了你的第一个新归宿。但是,随着你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你们逐渐成为了独色帮而存在,你们的组织越发强大,因为友谊是靠打架维持的,所以你心中变得十分不安,你迷茫,你害怕。你不曾想过,这样的日子会出现改变,直到你遇到了她,那个叫做三岛沙树的女孩子。“你就是黄巾贼的首领吗?纪田正臣君。”被不认识的女孩子搭话,你感到很意外,也感到很高兴,于是开始和她对话,直到你看到了她的监护人——折原临也。“初次见面,纪田正臣君”“我叫折原临也,是她的监护人,请多指教”如此平常的话语被这个叫折原临也的男人说出口,你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害怕与不安,其实没错,你的预感很准,因为在与他相遇的这个瞬间,你就已踏进了这个城市的阴暗面···陷入了临也为你准备的“美人计”,你在临也的介绍下,开始与沙树交往,她带给了你不一样的人生,没有血腥,没有暴力,没有虚假与欺骗,她带给你温暖,带给你希望,带给你安详。她成了你另一个归宿,与她在一起,你很幸福。但她只是临也的信徒,是因为临也说让她去爱你,她才会爱你,你明白这点,于是,你问她:“如果临也让你去死,你会吗?”沙树却小声的说:“大概会吧。”于是你认为沙树是个可怜的孩子,你爱她,你想要拯救他,于是你与她进一步交往了。你对她是真心的···你们也很快乐的在一起,无人打扰。可是,那场针对你的阴谋终于还是展开了,蓝色平方和黄巾贼愈打愈烈,因为蓝色平方手段卑鄙,只打能赢的仗,以多欺少,所以越来越多的黄巾贼成员们**掉”了,你也又一次感到了不安,你担心黄巾贼解散后你会失去容身之所,失去沙树,再变成孤单一人。所以,你终于听了沙树说的那句去问问临也先生吧。你努力的说服自己去见临也,一次次暗示自己这是为了同伴,当见到临也时,他说了一句“欢迎你”,没错,那其实并不是欢迎你到他家去,而是欢迎你到【地底世界】但当时的你还太小,太天真,太单纯,不懂这些,于是轻易上了临也为你准备的鱼钩。的确,他的情报使得你的黄巾贼脱胎换骨,很轻易的扭转了败局,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已经不再畏惧临也,彻底的相信了他,你不再为了黄巾贼的成员,而是想着能赢,你变得狂妄得意,自高自大。你用前所未有的自信期待胜利。你微笑着对未来充满期待,可是,现实永远都不会像想象的那般美好,现实很残酷。那没好日子没有持续多久,那一天,一个电话打来,瞬间让你的美好生活化为泡影···沙树被蓝色平方的人绑架了,他们还告诉你,如果你不在半小时内赶到指定地点,也许沙树就会被他们杀死,他们还生生的将沙树的双腿折断了,你摔下手机,脑海里全是要为沙树报仇的决心,正当要摔门而去时,你才想明白,就这样去也只能是白白送死,死路一条。可如果不去,沙树就会有生命危险了啊!进退两难之际,你想到了临也,你那时已和沙树一样,成为了临也的忠实信徒,你认为,只要有无所不能的临也先生在,就不会有事的,于是你赶忙捡起被你摔在地上的手机,一边庆幸没把手机摔坏,一边把临也的号码拨通,可是那太残忍的真相能瞬间撕裂你的胸膛,原来你只是临也的一颗棋子,原来现在发生的一切是他早已编织好的戏码。他一次次的拒接,你这才明白了,清醒了,可已毫无办法,只得奔去那个约定的地方,你当时满脑子里想着要把那些欺负沙树,让沙树哭泣的人干掉,眼神里闪出决绝,可你却终究还是个初三的孩子,只有14岁,于是半途中你软弱了,你胆怯了,你逃避了,突然间你失去了全部的勇气,双腿瘫软倒在地上,不断发抖再也无法前行一步,于是你这才了解到你的懦弱,你跪倒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直到沙树被门田组救出,你除了感谢就只剩下了逃避,从那一刻起,所有与沙树在一起的美好回忆坠入深渊,再也无法寻回,每次去看沙树,你也只是徘徊在大门口而不敢进去。临也那家伙成功了啊,他成功地为你套上了枷锁,把你牢牢地锁在了“过去”让你再也无法逃离。看着急救床上的沙树,看着临也的笑容,你无力又无助地离开了,身后回荡着临也那诅咒般的话···你恨透了自己,你失去了全部的归宿再次独自一人,离开了黄巾贼,失去了沙树,那时的你是那么脆弱,好想再给你添加一点打击,你就会像玻璃般碎裂一地,所有希望全数化为泡影,消失于天际。

也不知道你独自仿徨了多久,也不知道你痛下了什么决心,再次与你相见时,你掩藏了心中的悲痛,绽出笑颜,在车站迎接着好友帝人。帝人不知道你那笑容的背后,隐藏着太多的忧愁,他只认为你仍是那个他认识的爱讲冷笑话的开朗少年,他并不知道你在离开的这四年间发生了什么,而你亦然,你也不知道帝人在离开的这四年间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他仍是你认识的那个羞涩少年。他并不知晓你曾是池袋一支很强的独色帮黄巾贼的将军,而你也不知道他是池袋最强组织DOLLARS的首领,你们都彼此隐藏了身份,当起了很普通的高中生。你明明曾怀抱那样伟大的梦想,却在今天学会了去对现实妥协。你冷笑着嘲笑自己曾经那不知深浅,你选择了逃避过去,忘掉过去,然后躲藏进了现实。与帝人重逢,还遇到了杏里,你做回了那孩童时代的你,开始继续小时的快乐,讲冷笑话,搭讪女孩子,明明风纪不好还当起了风纪委员,每天很平常的高中生活,你变得像太阳一般,只是,我明白,你那笑容终是虚假的,你用那虚假的笑容掩藏真实的自己···当我看到你每天背着帝人跑到来良综合医院门口默默地望着那个窗口流泪,当我看到你明明离开了黄巾贼,却在见到陌生的他们时问道“你们真的是黄巾贼吗?”我流泪了,为你流泪,因为我真的不愿相信纪田正臣是个胆小鬼,我不愿相信你是个胆小鬼!你放不下的吧,那些曾经,明明你就放不下嘛,那么你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啊?为什么要强颜欢笑?!但是虚伪笑容的背后,一定有,真心微笑的面容,你在与帝人和杏里的相处中,逐渐开始慢慢改变了,你一点点有了勇气,你逐渐变得真正阳光起来,变得想要不再逃避去正视过去,你变得坚强,变得勇敢。但是,生活从不曾真正给你幸福,至少在遇到临也以后就是这样了。来良学园那份温暖只是暂时的,就如同暴风雨前的夜晚是平静的一样,临也再一次毁掉了那份你好不容易得来的日常。当你见到杏里被砍人魔砍伤时,你感到愤怒,感到害怕,你害怕那昨日还是美好的日常生活会在今天消弥无踪,你愤怒又有自己珍视的人受到伤害。于是你为了这次不让过去的悲剧重演,你决意要亲自保护伙伴,你终于还是回到了黄巾贼,那将军般的气势,显然与曾经在帝人与杏里面前嬉皮笑脸的你不同,那王者般的威严。可你却无力地跌坐下,说着你已经找到了很好的归宿,你不愿意再回来,你不想再和非日常扯上关系,你只想做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可这一切,却被砍人魔毁掉了,你决意要干掉砍人魔,干掉DOLLARS。你不再犹豫,不再胆怯,你已经成长了。可是你却并不知道,如今的黄巾贼早已不是曾经那样了。呐,正臣,对我而言,这就够了,我能看到你变得坚强,变得勇敢起来,变得敢于面对过去,这就够了,我一直都知道你不是胆小鬼,不是窝囊废,一定不是···于是你四下寻找DOLLARS的首领是谁,最后不得不去临也那里打探情报,结果却是···临也告诉了你那万分残忍的真相···龙之峰帝人是DOLLARS的首领,园原杏里是砍人魔,知道了真相的你被打击到连哭泣都无声,“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最大的敌人竟然会是我最好的朋友?为什么啊?”你无助地在雨中徘徊,不知所措。直到你接到那个电话,你曾经的黄巾贼早已被蓝色平方占领,你被他们“开除”了,他们告诉你他们要去干掉帝人,干掉DOLLARS的首领。这是你再也无法镇定下来,你不再怀疑帝人和杏里,那些不安全数消失,你此时想的就只有一定要去救帝人,你用尽全力,奔向黄巾贼聚集的基地,你已不再害怕,不再懦弱,不再逃避,为了不让过去的悲剧重演,你决定要追赶上自己的过去,现在一定要守护好自己珍视的人,你为了守护而变得勇敢,为了朋友,为了沙树,那个选择逃避的胆小的纪田将军早就不存在了。哪怕是死亡,你眼神里早已做好了赴死的准备···终于,你成功了,你成功的追上了自己的过去,你成功的保护了自己的伙伴,你成功地化解了与沙树的隔阂,虽然最后你血流满面的样子并不帅气,可你却用自己的努力摆脱了过去的束缚,所以再不会有人去否认你,再也没有。正臣,恭喜你了啊,本以为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能够幸福地享受生活的美好,可是为什么,你却带着沙树离开了池袋,也许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帝人,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事。

但是,就是因为你的离开,帝人被临也拉入了地底世界,而你也再一次被临也利用,成了临也用来唆使帝人的棋子···回过神来,自己已经与帝人渐行渐远,已如陌路。帝人他终于在各种逼迫下放弃了日常,他成了蓝色平方的首领···得知这个消息的你,并没有太过于崩溃。因为,你已经成长了啊,于是你复活了黄巾贼···你说一定要救帝人出来,即使是毁掉DOLLARS,即使是再次踏入非日常,即使是与沙树分离,即使是使自己再次沦陷···

呐,正臣,为什么你从来都是想着别人,为别人而活?沙树说,现在的你并不是曾经的你,他希望早日看到你像曾经一样阳光···你为了朋友而无所畏惧,你为了让静雄挨子弹一事而甘愿去死···你付出了太多,背负了太多···可是,只有这样的你,才是让我们敬佩的黄巾将军,才是让我们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人,只有这样的你!

可是,不觉得太不公平了么?纪田正臣你才15岁啊,为什么要背负这么多?为什么!对于你会有怎样的结局,我不得而知,但我希望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能够去微笑着面对。去相信自己的选择,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期待会有一天能再看到那个充满阳光笑容真心微笑着的纪田少年~

无论是哪一个你我都会喜欢

不论是那个年少轻狂的你

还是那个成熟稳重的你

不论是那个爱讲冷笑话的你

还个那个威震人心的黄巾将军

······ 

每一个你,我都会喜欢,但是,要论最爱的话,我果然还是最喜欢那个可爱的,笑着的,天真而又淳朴的你。

正臣,我们处在不同的次元里,我不知道我想要表达的这些话能否传达给你,但是,我想说我爱你,我会永远陪伴你···即使时间能洗刷一切也无法洗刷我对你的爱,我对你的爱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渐渐增加!我会永远爱着你!

正臣,我期待你能够君临天下,阳光依旧。


评论